歡迎訪問中國歷史網!微信公眾號:lishi1840

《登岳陽樓》名家點評

時間:2019-10-24 15:59:56編輯:羅生門橘子

名家點評:

宋代唐庚《唐子西文錄》:過岳陽樓,觀杜子美詩,不過四十字爾,氣象宏放,涵蓄深遠,殆與洞庭爭雄,所謂富哉言乎者。太白、退之輩率為大篇,極其筆力,終不逮也。杜詩雖小而大,余詩雖大而小。

4969df94b1f587258f990b681566b1bd.jpg

宋代胡仔《苕溪漁隱叢話》:《西清詩話》云:洞庭天下壯觀,自昔騷人墨客,題之者眾矣……皆見稱于世。然未若孟浩然“氣蒸云夢澤,波動岳陽城”,則洞庭空曠無際,氣象雄張,如在目前。至讀子美詩,則又不然。“吳楚東南坼,乾坤日夜浮。”不知少陵胸中吞幾云夢也。

宋代劉克莊《后村詩話》:岳陽城賦詠多矣,須推此篇獨步,非孟浩然輩所及。

元代方回《瀛奎律髓》:岳陽樓天下壯觀,孟杜二詩盡之矣。中二聯,前言景,后言情,乃詩質一體也。

明代高棅《唐詩品匯》:劉曰:氣壓百代,為五言雄渾之絕(頷聯)。

明代周珽《唐詩選脈會通評林》:劉辰翁曰:五、六略不用意,而情景適等。趙云龍曰:句律渾樸。盛唐起語,大率如此,三、四高絕。

8aa59ead61e1c41f21188e4868c9b39d.jpg

明代胡應麟《詩藪》:“氣蒸云夢澤,波撼岳陽城”,浩然壯語也,杜“吳楚東南坼,乾坤日夜浮”氣象過之。

明末清初王夫之《唐詩評選》:出峽時攝汗漫于整暇,不復作“花鳥無私”、“水流不競”等語。起二句得未曾有,雖近情而不俗。“親朋”一聯,情中有景。“戎馬關山北”五字卓煉。此詩之佳亦止此。必推高之以為大家,為元氣,為雄渾壯健,皆不知詩者以耳食不以舌食之論。

清代何焯《義門讀書記》:定遠云:破題筆力千鈞。岳陽樓因洞庭湖而有,先點洞庭,后破“登”字,迎刃之勢,……上下各四句,直似不相照顧;仍復渾成一氣。非公筆力天縱,鮮不顧此失彼。

清代查慎行《初白庵詩評》:杜作前半首由近說到遠,闊大沉雄,千古絕唱,孟作亦在下風。

清代黃生《唐詩摘鈔》:親朋無一字相遺,老病有孤舟相伴,各藏后二字,名“歇后句”。題是登岳陽樓,詩中便要見出登樓之人是何身分;對此景作此詩,是何胸次,如此詩方與洞庭岳陽氣勢相敵。

7d4d8e130c263e181084bcaa860135be.jpg

清代黃生《杜詩說》:前半寫景,如此闊大;五、六自敘,如此落寞,詩境闊狹頓異。結語湊泊極難,轉出“戎馬關山北”五字。胸襟氣象,一等相稱,宜使后人擱筆也。

清代張謙宜《繭齋詩談》:“吳楚東南坼,乾坤日夜浮。”十字寫盡湖勢,氣象甚大。一轉入自己心事,力與之敵。

清高宗敕編《唐宋詩醇》:元氣渾淪,不可湊泊,千古絕唱。

清代沈德潛《唐詩別裁》:三、四雄跨今古,五、六寫情黯淡。著此一聯,方不板滯。孟襄陽三、四語實寫洞庭,此只用空寫,卻移他處不得,本領更大。

清代浦起龍《讀杜心解》:黃生云:寫景如此闊大,自敘如此落寞,詩境闊狹頓異……愚按:不闊則狹處不苦,能狹則闊境愈空。然玩三、四,亦已暗逗遼遠漂流之象。

清代楊倫《杜詩鏡銓》:王阮亭云:元氣渾淪,不可湊泊,高立云霄,縱懷身世。寫洞庭只兩句,雄跨今古。下只寫情,方不似后人泛詠洞庭詩也。

清代譚宗《近體秋陽》:元氣渾灝,目無今古。

8ef6f1d693cef185714787562463ba83.jpg

清代宋宗元《網師園唐詩箋》:“吳楚”二句雄偉,雅與題稱。此作與襄陽《臨洞庭》詩同為絕唱,宜方虛谷大書毬門,后人更不敢題也。

清代梁章鉅《浪跡叢談》:徐筠亭時作曰:“孟襄陽詩‘氣蒸云夢澤,波撼岳陽城’,杜少陵詩‘吳楚東南坼,乾坤日夜浮’,力量氣魄已無可加,而孟則繼之曰‘欲濟無舟揖,端居恥圣明’,杜則繼之曰‘親朋無一字,老病有孤舟’,皆以索寞幽渺之情,攝歸至小。兩公所作,不謀而合,可見文章有定法。若更求博大高深之語以稱之,必無可稱而力蹶無完詩矣。”

本文標簽: 杜甫

上一篇:《登岳陽樓》

下一篇:《兵車行》

分享:
福彩快三